世间最重的鸡毛蒜皮(魏东侠)
发布日期:2019-06-26 16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74年生于河北省武邑县韩庄镇石海坡村,供职于武邑县财政局,河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。作品散见《小说月报》《小小说选刊》《微型小说选刊》等报刊,入选多种国家级年度选本、高中试卷。

  说来没人相信,我这是第三次给明宇老师写“感”了。只因水平有限,正如赵本山在小品中问宋丹丹的,你敢言不?我还真有点不敢了,总觉得在一堆“鸡毛蒜皮”中,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。那些看似搞笑的剧情,有时读来也辛酸,那些有关小人物的命运,有时读来也悲壮,有点深入浅出,又有点神出鬼没的,呵呵,所以“感”只能两次胎死腹中。

  看赵老师的作品,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“元城”,他的“丁老歪小卖部”。元城,在他的笔下,形成了系列。像一条路,洒一层欢笑,淌一层眼泪,夹杂着感动,也夹杂着痛。有“吴线娘”的痴情,“徐秃子”的无奈,“尤则仕”的假斯文,“剃头杨二”的哭笑不得……而丁老歪小卖部,我总感觉有点像赵本山《乡村爱情故事》里谢大脚那小杂货铺,不时从不同的剧情中悄然出现,充满故事,却又从来不抢镜头。

  有点书生气的,有点英雄气的,有点缠绵的,有点荒唐的,从城市到农村,从男人到女人,各色人等,像鸡毛蒜皮一样轻的各色人等,却在社会底层演绎着最重最动人的情义。

  认识赵老师,是在2010年白洋淀的笔会上。我们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,他是特约大师级的,而我,是不够参与资格偷偷走后门毛遂自荐去的。在听他讲解了一些小小说写作技巧之后,在我准备随同文友离去的一刻,他庄重地递给我一本书——《鸡毛蒜皮》。打开,扉页上写着:魏东侠老师惠存。赵明宇于2010年9月。一时感动得无以复加。

  第二次见到他是在故城笔会上。印象最深得还是听他讲解小小说写作方面的语言技巧。于别人我不知道,于我,好像这次去开笔会,就是专门等着听他谈小小说创作经验去了。当三五成群的小小说文友聚在一起,紧紧地围绕着他,听他对我们苦口婆心地念“写作经”时,我才知道,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喜欢听他高谈阔论,其实,有不少人都在期待满腹经纶的他侃侃而谈。

  言归正传。《鸡毛蒜皮》中并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,都是一些生活中的小浪花;《鸡毛蒜皮》中的语言也没有精心包装过,几乎都土得掉渣儿;《鸡毛蒜皮》里的人物更不是什么名人伟人,而是形形色色的社会底层小人物。但故事里有真情;语言中透着爱;小人物的世界写满了大智慧。

  我从《鸡毛蒜皮》中那些主人公的正义、热情、感恩、幽默、怀才不遇、执着、痴情等不同色彩中,都多少看到一点点赵老师的影子。

  赵老师的写作之路走得非常艰辛,甚至走出了一身的病。但他坚持着,像一面旗帜,在河北的文学天空迎风招展。

  如果说我们仅见过两次面的缘分也如鸡毛蒜皮一样轻,但我们之间的友情已是千斤重。

  迄今已在海内外600多家报刊发表小小说2200多篇次,部分作品被《小说选刊》《读者》《小小说选刊》等多家报刊选载。被评为中国小小说2013年十大热点人物,2015年度“燕赵文化之星”。获第六届“茅台杯《小说选刊》奖”等20多个国家级、省级奖项。著有作品集19部。精心打造的元城系列小小说被誉为“当代清明上河图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